[新聞] 金馬57》專訪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非原標)

看板: movie時間: 2020年11月21日作者: laptic

金馬57》當中國電影第2年缺席……星馬嶄露頭角、香港影人匿名拍反送中 新聞網址:https://www.storm.mg/article/3220595 吳尚軒 2020-11-21 08:10 https://i.imgur.com/roQdmyY.jpg
金馬獎過去被譽為華語電影最高殿堂,但如今隨著中國電影禁令頒布、香港反送中運動爆 發,現行金馬參賽狀況早和以往有所不同。圖為金馬獎舞台。(金馬執委會提供) 創辦57年來,金馬獎這個被譽為華語電影最高殿堂、過去常是中港台三強頂立的競賽,好 像隨時都反映著政治情勢與壓力。2019年中國祭出電影禁令、加上香港爆發反送中運動, 乃至今年新冠肺炎(武漢肺炎)疫情衝擊下,金馬獎究竟如何映射這個時代? 金馬執委會執行長聞天祥接受專《風傳媒》專訪指出,隨著中國政府禁止電影參賽後,新 加坡、馬來西亞電影意外嶄露頭角,這是過去未曾想的結果;另一方面,香港自去年以來 爆發反送中運動,使得創作者希望透過影像抒發,更罕見的有不只一組創作者,以匿名拍 攝反送中題材來參賽。 中國禁令再逢疫情夾殺 金馬57力展「台灣電影還沒停」 2020年的金馬獎公布入圍記者會,除由現場揭獎嘉賓宣讀各項入圍外,也連線正在劇組拍 攝的嘉賓王淨,遠端同步揭曉名單;而這項安排背後的意義,正是為了展現即便在嚴峻時 刻下,台灣電影人仍沒有停下步伐。 記者會結束後,執委會工作人員一路馬不停蹄,不斷聯繫入圍者、頒獎嘉賓,如今慌亂的 1個多月終於過去,所有海外入圍者、頒獎嘉賓,終於在4日全數抵達台灣,在進行2周隔 離後,紛紛出關參與這場今年碩果僅存的實體影展。 第57屆金馬獎、金馬影展,確實處在一個特別時刻。去年中國政府下達禁令,禁止中國影 人參賽,又於頒獎同日舉辦金雞獎;今年在疫情衝擊下,儘管台灣疫情已獲控制,然而世 界各地仍未從混亂中恢復,坎城影展取消、釜山影展轉為線上頒獎。直此時分,要舉辦一 個國際影展的難度,自然不在話下。 好電影能反映時代,走過將近一甲子的金馬獎,更直接地反映了所謂華人世界複雜的政治 、社會氛圍。金馬獎始自1962年,自從1996年開放中國電影參賽以來,不時也被是作政治 角力延伸的平台,歷來獎落誰家,皆會掀起論戰,如第49屆金馬獎便曾因中國片在20多個 獎項中,抱走10個獎,而遭立委批評,應該另外成立新影展照顧台灣電影。 台獨風波後中國電影「不來了」 金馬意外呈現「南向」姿態 政治上的衝突,在2018年的頒獎典禮達到最高峰。中國導演張藝謀擔任頒獎人時,先以「 這麼多年輕導演的作品,代表著中國電影的希望」點燃砲火;而後台灣導演傅榆以紀錄片 《我們的青春,在台灣》獲獎時,高喊「希望我們的國家,可以被當成一個真正獨立的個 體來看待。」隨後中國演員涂們頒獎時,則稱很高興來到「中國台灣」。 不僅頒獎台上交鋒,包含胡歌、鄧超等與會中國影星,也在官方微博轉發「中國,一點都 不能少」,隨即紛紛缺席慶功宴、惜別酒會,隔日全數火速返國;時任文化部長鄭麗君當 晚則於臉書反擊,表示這裡不是中國台灣。 這一輪風波後,各界都在關注,隔年的金馬獎又將呈現如何面貌?最後答案是,中國國家 電影局在2019年8月7日,中國國家電影局宣布,暫停中國大陸電影和人員參加第56屆金馬 獎。 在中國政府禁止下,包含張藝謀《一秒鐘》、婁燁《蘭心大劇院》等備受矚目的影展大作 紛紛缺席,讓56屆金馬獎入圍名單卻意外呈現「南向」趨勢,包含新加坡導演陳哲藝、楊 修華分別帶來《熱帶雨》、《幻土》;台灣導演林書雨則前往馬來西亞拍出《夕霧花園》 ;此外來自馬來西亞、在台灣影壇紮根的廖克發,也以故鄉往事交出《菠蘿蜜》、《還有 一些樹》。 https://i.imgur.com/G8s9qI0.jpg
新加坡導演陳哲藝執導的《熱帶雨》在2019年上映。圖為片中演員楊雁雁。(資料照,金 馬執委會提供) 「那真是意外收穫,不是我可以預期的,尤其去年真是太奇葩的時刻。」回憶起去年的名 單,聞天祥說確實很奇妙,「好像展現一個沒有中國電影參加的金馬獎。」 政治局勢未緩 星馬電影大放異彩 星馬電影過去產量不高,也多以賀歲、商業娛樂片為主,若非2013年陳哲藝以《爸媽不在 家》擊敗王家衛、蔡明亮奪下最佳劇情片,台灣觀眾的印象,恐怕還停留在2002年的《小 孩不笨》。 今年在政治局勢持續緊繃,加上中國影視產業受疫情衝擊下,攤開入圍名單,仍未有中國 大片身影;而東南亞影人則繼續活躍,馬來西亞有張吉安執導的《南巫》,歌手黃明志也 跨領域以《你是豬》參賽,新加坡則有《男兒王》角逐影帝。 聞天祥指出,鑒於去年的情況,今年新加坡、馬來西亞報名作品確實有增加;此外今年入 圍名單揭曉後,報導反應最大的就星馬媒體,對所有入圍者都進行訪問,如入圍最佳原創 電影歌曲的《刻在你心底的名字》,作曲者是馬來西亞的佳旺與新加坡的陳文華,作詞人 則是大馬音樂人許媛婷,三人都受當地媒體大篇幅訪問;而此外近年來星馬媒體就連入選 金馬創投的作品,也會大幅報導。 30年後影響仍在 楊德昌、侯孝賢電影烙下印記 金馬獎與金馬影展,對於東南亞電影人影響不小,其中由侯孝賢創立的金馬學院,更是重 要的人才培養基地。包含陳哲藝、廖克發,以及馬來西亞的陳勝吉,甚至來自緬甸、如今 已經取得台灣國籍的趙德胤等人,都曾為學員;陳哲藝等人則也不諱言,自己深受楊德昌 、侯孝賢啟發。 30年前開始的台灣新電影,如今竟意外在這批東南亞導演身上留下印記。聞天祥指出,現 在確實難在台灣導演身上看到這些特質,「也可以說我們已經過了那個階段。」 聞天祥說明,現在活躍的台灣導演,如楊雅喆跟過吳念真,林書宇當過蔡明亮的副導,魏 德聖也一路深受楊德昌提拔,確實都受過新電影薰陶或影響,「他們清楚自己崇拜過、也 嚮往過新電影,但更想走出自己的路。」 在金馬學院裡,侯孝賢、廖慶松、杜篤之等台灣新電影元老依然會陪伴學員完成作品,究 竟留下多少影響,聞天祥也難有答案;但他認為,如陳哲藝、趙德胤等人,甚至《大象席 地而坐》的導演胡波,這些曾參與過金馬學院的學員,創作裡都有新電影印記,而這可能 是當他們要跟當地電影環境抗衡、要跟潮流對抗時,就會從新電影裡面尋找養分。 https://i.imgur.com/SmaiqAT.jpg
金馬學院18日舉行結業式,並於金馬影展放映短片成果。導演侯孝賢(後右四)以金馬學 院院長身份出席結業式。(金馬執委會提供) 對於這批導演、作品獲獎,聞天祥強調,這並非金馬獎刻意為之,「這就是他們的能耐, 剛好這些人成長過程看的電影、學習方向是新電影,拍的東西又被評審拔擢出來。」 中國電影不來 聞天祥最遺憾獨立電影無法被看見 星馬電影開始在金馬獎嶄露頭角,然而之於中國電影又是如何?前有禁令,後有疫情,儘 管金馬執委會並不統計到底有多少屬於所謂「中國電影」;不過,對照去年廣電總局下達 金馬禁令後,劇情長片報名件數,從前年的228件在去年驟減為91部,也不難想像所占比 率之高。 「中國把金馬獎升高為所謂的政治活動,我們也被抬高到很奇怪的地步。」從去年至今, 聞天祥每次談起這個話題總是無奈,「對於政治我們無解,只能以片論片,用時間證明一 切。」 不過除了大製作、商業色彩較重的中國電影外,金馬獎對中國獨立電影人還有另一層意義 。中國電影要在當地上映,皆須獲得由國家電影局核發、俗稱「龍標」的許可證;而如縱 橫於各大國際影展,也是金馬獎常客的導演婁燁,就因為作品常未獲許可,而被中國網友 戲稱為「龍標困難戶」。 婁燁歷來作品,除了性愛與暴力場面備受刁難外,包含《頤和園》劇情涉及天安門事件、 《風中有朵與做的雲》涉及反迫遷群眾暴動等情節,也常被認為是受到阻礙的原因;而他 曾在2014年以《推拿》抱回6座金馬獎,無疑展現這樣一個平台,對於像他這樣的創作者 之支持。 聞天祥表示,就算沒有龍標,只要合乎金馬獎對於電影的認定標準,都可以報名參賽;而 對於中國禁令,他真正擔心的,正是像這些類型的電影,還有沒有機會被看見?諸如胡波 的《大象席地而坐》、馮小剛的《我不是潘金蓮》等作品,最初也都曾受龍標刁難,並在 金馬獎獲得肯定。 聞天祥再舉例,如以《路邊野餐》摘下最佳新導演的畢贛、以《八月》獲最佳劇情長片的 張大磊,這些新人導演,也都是在金馬成為備受期待的新星,並獲得更多資源,「但現在 我們沒有幫助這批人的機會了,只能期待他們有其他機會被看到。」 站在對立面!紀錄片逆勢成長,今年一舉突破百部 不過,對比起劇情長片的縮水,紀錄片、短片卻逆勢成長,尤其紀錄片在今年來到102部 高峰。其中,包括香港導演李哲昕的《迷航》拍攝中國廣東烏坎村抗議事件、中國導演鄧 偉的《父親和爺爺》從祖父兩代衝突拍都市變遷、來自香港的《佔領立法會》更生猛直接 ,鏡頭隨著反送中青年衝入立法會大樓。 「紀錄片不能說不受影響,但理論上它更站在對立面,所以最不受影響。」聞天祥表示, 這幾年中港台社會局勢發生很大變化,創作者想有所抒發跟表達,拍攝劇情片除了要考量 政治跟商業因素,製作上也費時耗力,但這樣的情懷,在紀錄片跟短片反應很明顯。 除了《佔領立法會》外,以反送中運動為背景的入圍作品,還包括郭臻的劇情短片《夜更 》。於反送中運動期間拍攝完成的《夜更》,被稱港版《我只是個計程車司機》,透過一 名夜間計程車司機與不同乘客的對話,帶出不同世代、階級對於整場運動的看法。 聞天祥坦言,去年跟今年金馬獎,都有以反送中為題材的報名作品,只是不一定會呈現在 入圍名單上,「評審也很痛苦,思考怎麼冷靜的來看,這些作品能不能進入最後5強?」 特殊的是,《佔領立法會》創作者為「香港紀錄片工作者」,也是金馬獎首度出現匿名入 圍的情況,對此聞天祥也指出,執委會確實有就此進行過討論,但原則上,只要報名的名 字,和電影片尾出現的頭銜一致,便可以接受,「如果電影裡有打出名字,但報名資料卻 匿名,那我們就不會接受。」 反送中運動衝擊深遠 匿名香港紀錄片不只《佔領立法會》 聞天祥透露,其實以「香港紀錄片工作者」名稱報名的作品,不是只有《佔領立法會》, 不過並沒有進入決選名單,但究竟這幾個香港紀錄片工作者是否是同一群人?金馬執委會 倒也無從得知。 「有時大家也是好意,會問中國電影不來,金馬獎怎麼樣。」 談到這段時間以來的壓力 ,聞天祥也坦言,如果是優秀作品不能參賽,他當然遺憾,「但最重要是,怎麼不辜負這 些來的好片?不能因為機制或其他事,影響他們被看到的機會,這我有自信,金馬獎做得 還不錯。」 參賽影片10年暴增6倍 從金馬獎一窺「華人世界」影視產業變遷 好的電影能反映一個時代,而走過57個年頭的金馬獎,身為接受所有華語國家、地區報名 的國際獎項,將近一甲子以來,光從報名情況,便可一窺所謂「華人世界」的影視產業變 遷。 一切變化看在聞天祥眼裡很是清晰。他從2009年便開始擔任金馬執委會執行長,也是從這 10年來,華語乃至亞洲電影面臨了巨大的改變。攤開歷年報名記錄,2009年時總報名件數 不過102件;然而到了2018年,已經來到667件的高峰。 https://i.imgur.com/I4qD3Xl.jpg
聞天祥接受《風傳媒》專訪時回顧, 2005年他擔任金馬獎評審時,當時甚至沒像現在分 初審、複審、決審3個階段,報名件數只有50件,全部評審一次看完全報名影片就開始討 論,報名風氣這幾年來,確實變化非常大。 數量上的成長,一者是2000年代初期,在好萊塢大片叩關下,國片產量跌落谷底,綜觀當 時台北上映院線,國片每年往往不超過20部,經歷過的電影人都會同意,那段時間可以說 是所謂黑暗時期,直到2008年《海角七號》奇蹟式的成功,才慢慢帶起國產電影的聲勢。 另一個增加的關鍵,在於中國電影產業起步,這點在中國政府去年下達金馬禁令後,劇情 長片報名件數,從2018年的228件驟減為91部便可一窺端倪。 聞天祥指出,過去中國電影參賽數量大增,除了中國整體產業製作量起飛外,也是因為金 馬獎給予肯定後造成巨大迴響,如2009年黃渤以《鬥牛》奪下影帝,李冰冰以《風聲》摘 下影后,皆讓中國影視圈開始看重金馬獎的影響力。 報名條件解鎖 紀錄片、短片暴風式成長 而在歷年報名記錄上,成長最快速者,莫過於紀錄片與短片。10年前僅有個位數規模的紀 錄片,在今年一口氣突破百部報名;而原來只有十幾部的短片,更因報名踴躍,在2016年 分流為劇情短片與動畫短片。 其中關鍵,便是金馬獎在2009年放寬報名規定,解除必須繳交膠卷做為報名的限制,改為 符合首周上映20場次規定,即可參賽。 「以前有個開玩笑的說法,21世紀初,最好的台灣紀錄片不一定會拿金馬獎,因為很多已 經是數位拍攝,不是使用膠卷。」聞天祥指出,當時如楊力洲、陳俊志等人,早就投身紀 錄片行業,但要將數位轉成底片所費不貲,製作成本本就不高的紀錄片工作者,往往因此 放棄報名;如吳乙峰紀錄921大地震後,4個家庭後續故事的《生命》,便是因格式不符, 未能參加金馬獎。 放寬數位拷貝,受惠的也包含短片,聞天祥指出,短片通常沒有商業包袱,不管業界、學 界,只要覺得有可能性,就會來試試看。他說明,如今年劇情短片報名216件,比去年353 件減少了超過百件,其實是因為去年短片組報名截止後,中國才下達金馬禁令,不少報名 者來不及退賽,而今年少的100部片都是中國的。 報名件數少、27次入圍從缺 聞天祥:從未討論廢除動畫長片 不過在所有類別中,動畫長片則是個總有點尷尬的項目,不僅歷年報名件數始終在個位數 徘徊,自從1977年來,這個獎項總共歷經27次入圍、得獎從缺,即便入圍,也常出現僅有 1、2個入圍者,幾乎是同額競爭的情況。 動畫長片在華語電影圈,似乎是個破除不了的魔咒?對此,聞天祥表示,金馬馬從未討論 過是否廢除動畫長片獎項,「因為就是鼓勵產業,我們也會用名單告訴外界,金馬獎對產 業的觀點是什麼」;即便入圍從缺,也可以展現對產業的態度,而倘若廢除獎項,就等於 直接否定整個產業。 動畫長片還有另一個尷尬所在。1998年《魔法阿媽》入圍後,卻遭評審以「怪力亂神」、 「鼓吹迷信」等理由落選從缺,聞天祥也指出,在這個前車之鑑下,金馬執委會也要求評 審團,只要有入圍者,就一定要頒出獎,「因為能入圍,就是有得獎資格,不能從缺」, 但他指出,也因此每年到複審階段,動畫評審就會格外掙扎,「因為要考慮的不是要不要 讓他入圍,是要不要讓他得獎。」 https://i.imgur.com/tCkh1ao.jpg
1998年,《魔法阿媽》曾以「最佳動畫片」獎項入圍第35屆金馬獎。(資料照,台北電影 節提供) 金鐘金馬有可能合併?聞天祥:衡量評審專業時會心虛 對於未來獎項走向,聞天祥指出,金馬執委會思考,紀錄短片若達到一定報名數量後,就 可以獨立出一個獎項,過去儘管不乏紀錄短片報名,也有如《去年火車經過的時候》這樣 的作品入圍,但短片與長片一起比較,往往比較吃虧。 不過,對於導演曹瑞原日前呼籲,金鐘、金馬應該合併舉行頒獎,聞天祥則強調,電視跟 跟電影是不同領域,「我們衡量評審專業時也會心虛」,而金馬獎短期內也不會增加影集 類獎項。 -- 淩波不過橫塘路,但目送、芳塵去。錦瑟年華誰與度? 月橋花院、瑣窗朱戶,只有春知處。 飛雲冉冉蘅皋暮,彩筆新題斷腸句。若問閒情都幾許? 一川菸草、滿城風絮,梅子黃時雨。                   ——【北宋】賀鑄《青玉案・凌波不過橫塘路》 --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175.140.107.136 (馬來西亞)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movie/M.1605924729.A.959.html
1FStefano: 推聞老師 11/21 10:18
2Fbibliophile: 金鐘獎項已經那麼多了,再跟金馬合併頒獎是要頒到 11/21 10:26
3Fbibliophile: 天亮嗎 11/21 10:26
4FBeandou: 「但現在我們沒有幫助這批人的機會了,只能期待他 11/21 10:31
5FBeandou: 們有其他機會被看到。」 11/21 10:31

movie熱門文章

全站熱門文章